青彦一页

回头我一把抓住落日说 我想和你一块儿下沉

留下一整个宇宙的旋转
仓促的旅人在夜里清醒
繁星不解木落
别离有如风驰

我与上世纪的风

素昧平生

伴着蹬车的节奏

往事历历

不断倒回


寂静的

七分钟

一声不吭

我以为你已死亡

你却突然带我去看月亮 


好久不见了吧

常常想起你晴朗的笑

妙不可言的风景

而身边却空无一物

恰好

和你看见

同一片云 


喜阴的性格

装作看不见的小动作

夏日来的太快

默契已太多


它和它之间

隔着400毫升的距离 

梦和吸管比夏日更长  

海边的啤酒还泛着巨大的浪

身后的人群张大了嘴 

等待一份冷掉的意面

好为它拌上一口慌张

筷子们毫不犹豫重合在正午十二点 

和四百下清晰的鼓点在胃上轻敲

椭圆的下巴左顾右盼

到底谁才是经久不衰的那个味道

回头看见一只着了魔的蛋糕

缺了一个不规则八边形的角

向我摆臂挥手 点头微笑

剩下没带够钱的客人落荒而逃

不过是十二块五毛

平底锅翻了一个白眼

把躲起来的绿色植物继续翻炒

咬着牙的花生碎迷失了方向

忙着敲击手机键盘来导航

啪啦啪啦 ...

灵魂况味

最让我念念不得

无法称量  

令人不解

匿迹在未建好的荒野 


胃口挑剔着新烧的米饭

清酒加了盐在一起搅拌

配菜是烟熏过三分熟的冷淡

未到凌晨不说打烊的晚安

时光是件皱眉小事

高三十七班。

上课的铃声已打响,偌大的教室却仍是一片空荡荡。

陆子柠从外面打好水走回来,还在诧异班上的同学都去了哪里。直到看见黑板左侧列出的课表,才恍然想起来原来这两节是体育课。

一到了高三,体育课就显得格外珍贵,就连那些平时不喜欢运动的女生都要跑出去透透气,这也是她们在学校里为数不多可以闲聊的时刻。而陆子柠却恰好相反,她到了高三,就再没有去上过体育课了。她总是趁这个时间,整理一下上午老师讲解过的习题或是补一补每天晚上熬夜落下的睡眠。

陆子柠心里也清楚得很:虽然自己基础不错,近几次月考的成绩也还可以,但距离心里考上F大的目标始终还是差了一些。

而F大,正是周禾一直想去的大学。...


鱼缸的水被我偷偷换过

我也早戒掉了南美味道的烟

过了期的英雄让我明白一件事

流再多的泪

光还是那么亮    灯还是那么暗

时间还有一年零五百六十三天

你终于还是没有出现

你利用过的环境

你挣扎时的思忖

你放弃邪恶的念头

却装作一个好人


还不懂你的意思

把时间活成了诗

归期未至

霸王魂梦

灯下别

年年轻负  

不被需要的人

他一个人坐着

他一个人站着

不被需要的人

红眠

半悬的眼

缠住时间

不洁衣裳

跌落眼前


想起初识的素手

忘了姓名的悠游

第一次赴约时的肥马轻裘

风雅退后变为短暂英勇

失眠恳切羁绊一时得宠

我品尝指挥家手里的风

在人山人海间游泳


那间未锁的顶楼

烛影摇红的尽头

耳边是少年引商刻羽之奏

海岛的歌忘记带走影子

宁静野兽贪婪爱上落日   

长不高的愿都还给历史

羽毛伴着钟琴唱诗


未睁眼的森林抱怀安休

幻想曲留白暗诺于秋

踏着柔雪披衣守候

怀念的成灰的时光与愁

迷乱的不经意的开启新酒

不语者和荒芜者悄悄预谋


旧人来袭试图偷走

雨和窗檐乱了合奏

泛滥的傲慢...

我吃了去年的泡面

敷了过期的面膜

读冬天最后一首诗

假装你继续在身边

优雅地相爱


注定不会到的回信

还在等候

垂手轻躬

彻夜无眠

不动声色的等候

远山有两种温柔

低头将水染成红色

看你在画中静止

恐惧与伤痛

常常让人忘了开始

熟悉的寒意

在夜里温柔触碰

你眨着戏谑的眼

回归慵懒的眠 


紫色的飞鸟

已经远走

剩下剥了色的砖瓦

透明枝桠

仿佛道着

我听你说


一只贫瘠的笔

漫上枯瘦的沿

让墙壁发呆

让天空思考


逐人玉漏 借问花灯
盛过神宴 忆起金陵

无边闪烁的针形叶子

跌倒在看不到尽头的黑洞

在比身体高出半米的终点站台

买一份未知的失控


草原很远

海洋也远

绿色的拥抱里藏着的

也是白茫茫的远行


 不知名的泽鹿装得可爱

一言不发把胸中霜雪淘空

它不动声色低头看一眼真相

回望又是一个刺耳的黎明


眉骨中间空转的一点褐红

也许会在下一秒清醒

受伤的狮子是森林的傀儡

教会人怎样在山顶失踪

失修电线不断缠绕

曲折离奇的无解可能

将自己缠绕成一座迷宫


远去的温凉的最后纪念

听见清晰而仓促的一声

松鸦说

这是不是可歌可泣的孤寂

车票和轨道一瞬间失明


于是

它在雪中下落不明...

安静的清晨街道

晴朗的天空下走过

听温柔的小镇读诗

恰好是烂漫情绪的第四行

独钓者的舟钓不完整个湖面

点起一根带着皱纹潮湿的烟

再修补两根断掉的桅杆

撑一张装满心事的帆

孤独是巨大的成就感

人在房檐下行走

树在肩头爬上来

天气晴朗

喝一碗茶汤

告别一个噪音中的雨天

伞也有伞的终点

走廊里阅读的声音闪闪发光

经过的旧故事浮现在地面

翻开书本 开始睡眠

镜片里交错出a到b的映射

元素一个个跳出19世纪的集合

晚饭后餐桌上漏掉的答案

等时间证明那些命题真或假

手札里翻开孤独者的争吵

碎掉的前门钥匙一把推翻壁炉

车轮滚滚载着文字离开

下一页的熊熊火焰 

镜子身后一衣的白

不是那扇装满回声的窗

关不上锁不住打不开叩不响

跌倒的水泥混入了光

缝隙里的手伸向砖墙

来,让我为你画一副素颜肖像


海水弄丢了今天的南风

草地把天漂白成一座雕塑

迟到的乌鸦不会说话

藏匿在虚有其表的另一头

下一页
©青彦一页 | Powered by LOFTER